上海通用东岳基地投产Ecotec16
精彩推荐
【独家】既属学术也归类技术行业 会计师营业须有SKM认证
独家报道:潘兆政 陈伟杰:希望考取审核师资格,协助同行考取SKM。配合马来西亚2020年转型计划,贸
【独家】日本水俣市事件前车之鉴 灯泡回收你我做得到
独家报道:潘丽婷 摄影:黄亮晖、受访者提供 1956年,日本熊本县水俣市的居民与动物分别患上怪病,有
【独家】旧区人口老化外迁 新校吸引家长送读 雪州华小生分布
独家新闻:陈慧芸 过去10年来,巴生谷地区不断蓬勃发展,雪州境内华小的收生情况,因城市与花园地区人口
【独家】旧区移除纳新区大调整 雪隆选区重划打乱布局
大批选民清早就在投票中心外排队,一些地区的人龙甚至长达1公里。雪隆选区重划乾坤大调移,朝野政党皆认为
【独家】旧区翻新 重铺路 绘壁画 何清园换新貌添时尚感
独家报道:陈慧芸 摄影:谢德煜、王宥文 服装店铺墙面漆上多线条设计的壁画绘图,与方贵伦拥有40年历史
【独家】旧古仔路恐人满为患 频建高楼 人口密度增5倍
独家报道:刘洁晖 摄影:黄志强 旧古仔路一带高楼住宅林立,使得当地人口近年飙升。近3年来,吉隆坡旧古
主页 > 聚焦电脑 >夜晚的铁鍊声 >

夜晚的铁鍊声

发布时间:2020-06-29 02:48 访问次数:456
喀啦喀啦,在宁静的夜晚当大家正好梦好眠时出现突兀的诡异声,仔细听的话会发现那声音彷彿是长长的铁鍊在地上拖拉。

原本就浅眠的弦羽被这声音吓醒,但是她紧闭双眼不敢好奇的睁开眼睛察看究竟是谁没事在房间内拖着铁鍊走,深怕一个不小心要是瞧见「非人」的生物怎幺办,毕竟正常人是不可能没事在凌晨两三点拖着铁鍊玩,而且她的室友都是早睡的人也没有梦游的习惯。

现在该怎幺办才好,她不敢睁开眼睛却又害怕声音仍一直持续着,只能将自己全身都包裹在棉被中浑身颤抖。

『求求您,不管是耶稣、佛祖、神仙还是阿拉,请您们保祐我不受邪灵伤害!』弦羽拚命的向各国神明祈祷,希望祂们能听见她虔诚的心声帮助她脱离现况,而神明似乎真的听见她的祈求房间内铁鍊声消失了。

弦羽不敢确定外面的「人」是否也跟着消失,或者祂只是停下来等待猎物上勾,在内心天人交战许久她决定掀开棉被一角偷看一下外面的动静,反正她动作那幺小对方应该不可能注意到吧?于是她偷偷掀开一看,外面真的没有人呢!而且也没看见诡异的事物或是听见诡异的声音,弦羽便整个人放心的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整个掀开,反正灵异现象都已经消失不会再出现,没必要害怕的继续用棉被将整个人盖住那是会闷死的。

眼见整个房间并没有怪异的情况发生,弦羽便放心的躺下来打算继续补眠,说不定刚才的铁鍊声是自己多心了,最近因为期末考所以熬夜好几天没有睡好,所以神经仍有点绷紧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变得有点疑神疑鬼。

她不禁自嘲这世界上哪会有鬼,就是因为没有见鬼大家才会对鬼故事恐怖片那幺热衷,要是在这世上真的有鬼的话,那她还真想见识见识一下鬼到底有多可怕,怎幺大家会这幺沉迷灵异事件。

不过说到铁鍊声,她突然想起昨天好友跟她说的鬼故事,传说在晚上半夜逢魔时刻时如果听见铁鍊声千万不要好奇,因为那是七爷八爷拿着铁鍊出来抓孤魂野鬼,或是鬼差前来找该死之人索命的声音,所以要是你好奇的窥探的话……说不定会被祂们误认为是发现祂们存在而企图逃跑的目标而带走,切记!晚上有铁鍊声千万不要好奇。

倘若就像好友所说铁鍊声是鬼差索命的声音,那幺听见铁鍊声的她不是灵感太强不就是代表她命该绝吗?哈哈,那幺她一定是前者灵感太强,她这幺年轻才不到二十岁,人生才正要开始怎幺可能命该绝呢!弦羽忍不住笑自己想太多,反正铁鍊声不过是子乌虚有的传说罢了,与其继续害怕传说不如赶快睡觉进入梦乡,不然明早可是第一节就有课,要是睡不到六小时可是会影响她上课品质。

正当她这幺想要闭上眼睛时,一张面目狰狞的鬼脸在接近她脸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凭空出现,而且距离近到她闻得到从那张鬼脸口中所散发的腐臭味,令她忍不住反胃想吐,可是她不敢推开那张鬼脸呕吐物便卡在喉咙几乎令她快窒息。

「呵呵呵,妳看得见我。」

那只鬼兴奋的裂开嘴,使得原本就裂得很开不像正常人的嘴角裂至耳根,犹如日本都市传说的裂口女,她甚至看得见祂口内那洁白尖锐的利齿,伸出一条黏滑的鲜红舌头往她的脸颊舔拭。

『不、不要呀!有谁能来救救我!』弦羽几乎害怕的想大声尖叫,可是由于过度恐惧她不敢随便发出声音深怕那只鬼会对她不利,可是不能出声也就不能求救了,弦羽只能瞪大眼睛看向那只鬼。

「呵呵呵,妳一定很想知道我是谁,为什幺要袭击妳吧!」见弦羽害怕颤抖着身子像只可怜受虐的弃狗,那只鬼伸出长满兽毛的手臂掐住弦羽细緻的脸蛋,她的脸蛋因为鬼尖锐的指甲被划出两道伤口,虽然伤口不大仍渗出细微的血珠沿着脸颊滴落至纯白的床单上。

然而血的味道更刺激那只鬼的感官,祂忍不住兴奋的情绪道:「告诉妳,老子可是主宰你们生命的鬼差,会找上妳的原因很简单,要怪就要怪妳自己看得见我,谁叫妳的感受力较一般人强,按照规定除了阳寿已尽的人,我们可以带走任何看见自己的人并吃掉他们的灵魂,而妳──将会成为我的食物。」

鬼差张大祂那漆黑无底的大口,几乎可以将弦羽整个人吞入腹中,然而祂并没有将弦羽塞入口中,而是等待弦羽身上开始散发诡异深蓝的光芒,等到光芒将她整个人笼罩之后,她感觉到有股强烈的力量从四面八方用力的拉扯灵魂,似乎是要从她的身体将灵魂撕裂,整个人痛到泪水如同崩了堤无法停止。

由于强烈的痛楚远远凌驾于恐惧,弦羽伸手想要制止对方的行为却发现无论她怎幺伸长手始终碰触不到对方的身体,于是浓浓的绝望逐渐向她侵袭而来,她甚至不再抵抗任由那股力量夺去她的灵魂,反正她再怎幺抵抗都是无用的。

弦羽身上的蓝光一点一滴在半空中凝聚成一粒光球,等到光球完成时弦羽的双手一摊便再也无法动弹,眼睛睁得死大直瞪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舌头长长的伸出口外像是弔死鬼般可怕的模样。

那只鬼将弦羽的尸体像是不要的玩偶般随便丢在床上,眼神贪婪的看着那粒光球如同是道美味佳餚,一边伸出因为兴奋而颤抖的手臂握在手上快速的丢向口中,脸上儘是幸福的表情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咬着吃下肚,而在祂咬嚼那粒光球时竟然从祂的口中发出人类痛苦悲怆的哀嚎声,那是道女声,是弦羽。



天色渐渐由黑夜转换成白天,由窗户渗透阳光而变得明亮的房间,如今只剩下如同玩偶随意被丢弃在一旁的尸体,鬼差早已消失在黑夜之中,昨天所发生的事彷彿是一场梦。

当隔壁的室友来找弦羽一同去上课,却发现敲门一直没有人回应连手机也打不通,情急之下便通知舍监来开门确认。

舍监听了她的话不敢冒然闯进学生的房间,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的人都很注重隐私权,一方面怕是对方赖床睡太熟所以才没有回应,舍监大力的敲了几下门连其他还在睡梦中的学生都吵醒了,所有人纷纷从门内探出头窥看究竟发生什幺事了,有些好奇心重的人甚至还跑到舍监身后想要近看好戏。

没想到一打开门,所有看见房内情况的人包括年纪较大经历不少事情的舍监在内,如同胆小的少女放声尖叫,锐利的尖叫声将整栋宿舍的人都吵醒了。

不一会儿警车将宿舍包围,弦羽的房间被警方封锁不得任何闲杂人等进入,鉴定科的人在里头搜查证据,而承办的警察则一个个询问学生案发时间的情况,没有一个人晓得究竟这间房内发生什幺事了,鉴定科也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因此这件案子被列入悬案。

要是当时警察够细心,他们会注意到在人群的后头有个眼神充满讶异的少女,她是居住在弦羽对面的室友,在瞧见弦羽尸体的那瞬间她就明白究竟出什幺事了,不过她没有对警察说出她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就算说了也只会被当成胡言乱语罢了,不如什幺话都不要说才可以摆脱嫌疑。

为了不要让其他人怀疑,她收起讶异的眼光在其他人面前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其实她在心中暗自庆幸,『没想到依珊说的鬼故事竟然是真的,幸好我没有从被窝里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